“阵痛”之后

来源:  发布时间:2003年4月17日

 
    总以为大学毕业以后,就再也不会受考试的煎熬,可随着社会上门类繁多的考试越来越多,总觉得危机在不远处伏着,2002年真是捱不过去了,当编辑也要考试了。其实,考试早已不是学生的专利,越来越多的人被牵扯进来。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景象:周末某大学门口人头攒动,大多数人看上去早已不是学生的年纪。不用说,又是哪一行业正在组织考试,考试成绩可能会与饭碗挂钩。

    人事部表示:我国在众多专业领域将尽快实行执业资格准入制度,并逐步实现与世界各国执业资格互认,建立与国际接轨的完整的执业资格制度体系。显然,行业准入制度是大势所趋,是适应中国进入WTO的应变之策。

    行业准人制,是一使用频率越来越高的名词,从2002年9月份起,证券、基金从业人员资格考试、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全国公共英语等级考试(PETS)、全国外国水平考试、GRE考试、雅思考试、TO肌考试、LCCIEB商务英语考试,计算机等级考试、计算机软件水平考试,医药行业的全国医师资格考试,企业法律顾问执业资格考试,全国注册土木工程师执业资格考试和牵动整个出版行业的首届出版专业职业资格考试,陆续进行。

    这次出版职业资格的考试,有人欢喜有人愁。想想自己,当年刚进出版社当编辑,谨小慎微,苦苦熬就,先当助编,再评编辑。如果不幸身处大社,前面排队的老大哥、老大姐众多,即使你熬了五年,符合评定职称的年限,也不一定就能有指标升中职。职称评定,是中国一大特色,但有的地方和单位重资历、重关系,职称不仅与工资挂钩,更与脸面挂钩,没它还万万不可。看看社会上,三十出头的CEO比比皆是,出版系统也确实该变一变了。这一点,东部地区出版社和民营书业显然就开放得多,老总年轻、有学识兼活力四射、风度翩翻。现在情况有所改变了,只要通过出版资格考试,你便取得了编辑资格,虽然这个资格年年要审验,但只要你无重大过失。考核无不合格,同时又经过培训,不论你是刚出大学的小编辑,还是有多年工作经验的老编辑,你便是称职的编辑。当然,也有对考试“痛苦不迭”的人,例如我本人,好不容易明年该评副高了,偏偏今年开始实行考试制度,即使今年考过了。明年又该轮到副高职称评定的改革了,虽然具体办法还没出笼,但至少是个“考评结合”。也就是说,今年要考,明年还要考,今年参加培训,明年依然,今年要买培训时不打任何折扣的辅导书。明年依然。没办法,这就是新旧更替时的“阵痛”了。

    考前。各地的辅导班声势浩大,虽然多数授课老师也是大姑娘上轿——第一回,大家还是很期待会有些许信息透露。笔者的一位小伙子同事更是耐心,将辅导用书后面的标准答案逐一录入电脑,再缩微,再打印出来折成扇形,大小置于手掌中正好。据说这样不仅好拿,更是好用,“扇子”做工精良,让久经“考”验的我大跌眼镜。

    考试下来,同事大呼上当,“扇子”辜负了主人的期望,未能发挥任何作用。这次考试题目灵活,只需发挥,不需死记。考题无论主观题、客观题,重能力不重条框,范围涉及编辑、出版、财务成本核算、编务书号管理及出版法规等“边边角角”。有些同事抱怨考题偏向编辑工作的考生,但想想国外的大出版公司区区数人,工作效益却实在骇人,编印发一体,我们实在无法抱怨考题范围太广,只能怪自己知识太少。出版要与国际接轨,我等从业者就不得不硬着头皮去熟悉出版的全貌。

    别个行业的考试如何我不清楚,但出版资格考试考完之后,还是生出了些许希望,这样的职称改革,显然与市场贴得更紧,更何况“考试时代”的到来,也同样意味着考试辅导书的需求数量越来越大。想想我买的三本全价考试辅导书,参加考试的考生可是人手一套呀:大家都是做出版的,你知我知,“考试时代”拉动“考试产业”,出版社要抓住商机,才能在“阵痛”之后生出大金娃娃。 

    (作者系太白文艺出版社编辑、参加此次“中级”考试)